欢迎来到河南矿大煤机有限公司!

河南矿大煤机有限公司
专业生产刮板、链轮、链轮组件、E型螺栓、衡梁、哑铃销、销轨、连接环

全国统一咨询热线:18768855323

中国:煤炭消耗总量控制设想 争论日渐激烈

中国:煤炭消耗总量控制设想 争论日渐激烈

中国:煤炭消耗总量控制设想 争论日渐激烈
  在德班当地时间11月29日举行的绿色和平边会上,杨富强博士介绍了目前中国碳减排、环境保护面临的一大挑战——煤炭消耗的过度增长。他提出应当对煤炭消费设置总量控制,设置煤炭上限。这对中国来说是当务之急,而且政策条件已经成熟。杨博士具体阐述了“煤炭总量控制”的设想,包括可能的控制幅度、节奏、优先行业、地区安排等等。以下为演讲要点实录: 
-中国能源结构中对煤炭的过渡依赖已经使得中国成为世界*大的二氧化碳排 放国。中国亟需对其能源结构进行调整,以保证科学要求的二氧化碳排放。
-依据2009年数字,中国的煤炭储量占世界的14%;中国的煤炭消费占全世界的47%。
-电力是中国*大的用煤行业,占煤炭消费的58%。
-从1990年到2002年间,煤炭在中国能源结构中的份额都在缓慢下降(从76%下降到68%),然而从2003年起,煤炭的份额有所回升,并稳定在70%以上。按照“十二五”能源规划,煤炭的份额需要下降到63.6%。
-绿色和平2008年发布的《煤炭真实成本》的研究显示,中国对煤炭过度依赖所导致的环 境、健康等外部成本,占到中国每年GDP的7-9%.
-解决中国对煤炭过度依赖问题的有效方式是对煤炭使用施加“上限”。这一 设想已经具有多方面的政策可行性。
-按照这一设定煤炭“上限”的设想,中国的煤炭消费应在2020年达到峰值(建议方案39亿吨),并在此后逐渐下降。按照这一路径,中国可以满足将全球升温控制 在2摄氏度以上的要求。
这一设定煤炭“上限”的设想可以通过四步进行贯彻:1. 2011-2015年,北京、上海、广东及东部省会城市设立上限;2. 2016-2020,东部所有城市及中部省会城市设立上限;3. 2021-2025,中部所有城市及西部省会城市设立上限;4. 2026-2030,全国650座城市设立上限。
-对煤炭使用施加的“上限”已经开始在一些东中部省市试点,并需要在未来 全面铺开。
-中国要真正抑制对煤炭的过度依赖需要政府、企业和环保组织共同携手努 力。
Melita Steele(绿色和平非洲办公室,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)介绍了煤炭给南非带来的严重环境问题,特别针对南非*新的大型火电项目Kusile火电站分 析项目将带来的环境破坏、质疑其必要性,她还特别强调可再生能源在南非的光明前景。以下为演讲要点实录:
-南非对煤炭的依赖达到国内能源的90%以上,目前只有不到1%的能源来自可再生能源。
-据统计,南非仍有250万人面临电力短缺,能源需求问题亟需解决。
-集中式的煤电厂发电非但没有解决南非的能源需求问题,反而加剧了南非的 环境危机。
-燃煤的外部成本在南非格外突出,它不仅加剧气候变化,而且影响人类健 康。更为重要的是,燃煤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水资源,而南非是一个水资源并不富裕的国家。
-根据绿色和平非洲办公室刚刚发布的《南非煤炭的真实成本》报告,仅南非 的Kusile火电站这一座,其燃煤导致的外部成本(包括气候变化影响、健康损害、用 水及煤矿开采影响等)就高达70亿美元以上。而这些外部成本,哪怕仅用其中的30%就可以建成相当于Kusile火电站5倍发电能力的可再生能源。
-如果把所有Kusile发电站的外部成本都计入电价,那么由该电站发电的价格应该是现有南非电价的4倍。